• <optgroup id="q1050"></optgroup>
    1. <span id="q1050"><blockquote id="q1050"></blockquote></span>

        <track id="q1050"><i id="q1050"></i></track>
        <ol id="q1050"><dfn id="q1050"></dfn></ol>
      1. <ol id="q1050"></ol>

        搜索

        李佳:90后女孩接下老旦衣缽

        實習生 鄭文韜 本報記者 諸葛亞寒

        如果不是“扮上了”,幾乎沒人看得出李佳是一名京劇演員。這個剛剛從中國戲曲學院京劇系本科畢業的90后“潮”姑娘,扮演的還是“老旦”行當。

        少有的是,李佳的媽媽、姥姥也同是老旦演員。今年6月,在姥姥解小華從藝70年的專場演出上,她們就上演了“一家三代同演一出戲”的經典:三代人在劇目《太君辭朝》、《釣金龜》中扮演同一個老旦角色,而爸爸李殿清則登臺飾演了《釣金龜》戲中的“兒子”張義一角。

        走上京劇表演這條路,并非父母最初的希望,但出身梨園世家的李佳硬是“較勁兒似地”撲向了京劇,選擇了讓不少年輕姑娘頭疼的“老旦”行當。

        每當舞臺燈亮,鑼鼓聲響,不管是大角色還是小角色總能激起李佳的表演欲,也正因如此,她一路堅持,進入了北京京劇院,成為了一名專業的京劇演員。

        父母不忍心讓“小戲蟲”遭罪

        在先后有14人投身梨園的家庭中,李佳是輩分最小的一個。之所以能走上京劇表演這條路,除了發自內心的喜歡之外,李佳的優勢在于“悟性很強”。 

        還未出生,李佳就接受了京劇“胎教”——媽媽劉東利在懷孕8個月時依然登臺演出。而小時候睡覺前總是哭鬧的她,只要姥爺一放京劇,就能立即停止哭鬧,很快入睡。

        從小,李佳就對京劇表演耳濡目染。看的電視多以京劇節目為主,無論是唱腔還是動作,她都“特別喜歡比畫比畫”。父母工作忙照顧不過來,就索性帶著她去演出,這讓李佳的“業余娛樂”也變成了看父母的京劇表演。

        而李佳的表現也確實沒有“辜負”這樣的家庭氛圍——小時的她特別不愛去幼兒園上課,于是就跟“姥姥去給藝校學生上課”。只有3歲的她常常在學生們還沒學會的情況下,回家就能唱開了,這讓姥姥感到“挺神的”。

        于是,姥姥萌生了送李佳參加京劇興趣班練基本功的想法。可同為京劇演員的父母卻一致反對,尤其是作為武戲演員的爸爸,“唱一下可以,他們不希望我再去受他們年輕時候受的這分苦了”。

        在父母的“心疼”下,小學畢業前的李佳幾乎沒有進行過嚴格的訓練。可盡管如此,她依然表現出了京劇天賦——7歲便獲得了全國第四屆戲曲小梅花金獎。

        頒獎儀式上的兩件趣事,李佳至今記憶深刻。

        那次比賽,李佳表演了劇目《釣金龜》,而為演老太太的她搭戲、在劇中扮演“兒子”的正是自己的老爸。就在觀眾為這種獨特的組合叫好的時候,更有趣的事發生了:謝幕完畢,爸爸蹲了下來,背著李佳走下了舞臺。

        獲獎后的李佳在學校有了名氣,這個“唱老旦演老奶奶” 的小女孩兒總能引起同學關注。可“拿了獎”的李佳卻不像其他孩子得獎那樣驕傲,她謹記姥姥和媽媽所說的:不管取得多大的成績都不能張揚和驕傲。

        10歲離家千里去學老旦

        把戲曲作為愛好,時不時跟著哼哼唱唱是件輕松的事,可要把京劇作為專業進行系統學習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兒了。

        小學畢業恰逢中國戲曲學院附中招生,當家里人看到李佳如此喜歡京劇表演后,便找她進行了一次嚴肅的談判:“你這么喜歡京劇,要不你去考吧?從事專業的學習。”用李佳自己的話說,當時11歲的她“沒有太多主見”,光是靠著喜歡的勁兒就決定試試。

        沒想到,這一考便考上了。深知京劇學習“煎熬”的父母又和李佳進行了第二次“談判”。

        這一次,家里人跟李佳徹底“攤牌”,“這行特苦,如果你要去了學校一兩個月覺得太苦要回來,那你就別去了。”

        但這個從小就愛跟自己“較勁”的小姑娘并沒有被父母的“陣勢”嚇倒。從2004年一個人來到北京學習京劇算起,到現在她已經獨自一人在北京學習京劇10年了。

        可剛入學時,李佳吃了不少虧:此前因父母心疼沒有練習過基武功(注:基本功和武功),這讓她在基礎能力上與班里其他同學拉開了差距。

        愛較勁的李佳清楚地意識到自己更應該比別的同學更加努力。于是,她開始“吃完晚飯歇一會兒就去練功房”、“練到晚上九點多再回宿舍休息”。經過半年多的努力,李佳終于彌補了差距。

        可對于一個10歲出頭的小女孩來說,除了京劇基本功練習的枯燥和艱苦外,與離家千里的孤獨作對抗才是最煎熬的。

        剛到北京的前兩個月,每天下課回到宿舍李佳就大哭,那段時間的她“除了上課吃飯睡覺之外就是哭”。每每看到其他同學陪讀的家長,李佳心里就特別羨慕,可“陪讀”的愿望直到10年后的今天也依然沒有實現。

        高考專業課考試時,由于父母工作忙,李佳依然還是“一個人該上課上課,該練功練功”。記得最深的,是晚上考完試獨自一人拿著舞臺道具走在回宿舍路上的“凄涼”,這個場景李佳永遠也忘不了。但現在的她卻要感謝父母的“狠心”,因為這種經歷讓她收獲了更為重要的“獨立”。

        在學戲6年后,她以專業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中國戲曲學院京劇系,繼續學習老旦行當表演。

        各個行當都有自己的美

        “這么年輕漂亮的一個小姑娘,你怎么想到要唱老旦呢,那可是老太太啊!”對于這個許多人初次見面常會拋出的疑問,李佳已經“見怪不怪”。

         “很少有女孩子會去喜歡老旦。”在李佳心里,她也喜歡青衣、花旦這些扮相漂亮的行當,之所以最終選定老旦,大部分原因跟姥姥、媽媽都唱這個行當有關系。“有一種獨特的感情,歸根結底還是喜歡這個行當”。

        在李佳看來,各個行當都有自己的美,并不是穿漂亮的服裝那才叫美。

        一個90后的年輕女孩要不斷模仿、學習表演一個“老太太”,其中的苦和煎熬難以想象。加上京劇練功的特性——即便老旦不需要過多的踢腿等基本功,但這些功底卻必須熟練掌握。

         “付出和收獲不成正比。”不僅由于臺下的基本功難練,戲劇表演還會因燈光、服裝等各種原因,常會與平時水平有差別。一次次的練習中,李佳也曾想過放棄。可每當舞臺燈亮,鑼鼓聲響起,她表演的“勁兒”又躥了出來,“像被振奮了,覺得自己不能放棄,要好好學下去”。

        現在,李佳已經是一名專業的京劇演員。她清楚地意識到,盡管當下社會娛樂方式更加多樣,傳統戲曲面臨許多困境,但她依然相信: “京劇是國粹,需要我們年輕人去傳承,既然選了這條路我就要努力做好,如果你要做得不好,就更沒有人去看你了。”

        和大多數90后女孩一樣,生活中的李佳“潮”范兒十足,愛自拍、愛逛街、愛看電影、愛曬美食……她會清楚區分職業和生活,把京劇作為一生需要鉆研的事業。她希望能通過認真的模仿,在每一次表演實踐中積累經驗,“戲曲太深奧了,每一次表演都會發現不足,越往里鉆研就會發現學習越難,永遠都達不到自己理想的水平。”

        盡管這條路充滿“煎熬”,但如她曾在朋友圈里寫下“艱辛路上唯有努力”的狀態一樣她依然會“較勁”地盡全力做好,迎接和等待自己“老旦”角色的“黃金時代”。

        【來源:2014年11月24日《中國青年報》。】


        http://59.65.198.80:8080/gplog/log/articleVisitLog.jsp?parentID=22695
        http://59.65.198.80:8080/gplog/log/writeLog.jsp?siteID=3&articleID=22695
        91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