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q1050"></optgroup>
    1. <span id="q1050"><blockquote id="q1050"></blockquote></span>

        <track id="q1050"><i id="q1050"></i></track>
        <ol id="q1050"><dfn id="q1050"></dfn></ol>
      1. <ol id="q1050"></ol>

        搜索

        小荷才露尖尖角——訪京劇新秀白金

        本報實習記者  羅  群

         “看大王在帳中和衣睡穩,我這里出帳外且散愁情。”日前,北京梅蘭芳大劇院的舞臺上,《霸王別姬》中一段【南梆子】唱得動人心弦。這位年輕的“虞姬”是北京京劇院青年演員白金。

        《霸王別姬》是梅派經典劇目,傳唱極廣,幾乎每位戲迷都能哼上兩句其中的唱段。然而,近年來演出《霸王別姬》大多都只演“別姬”一折,而剛剛走出校門不久的新秀白金挑戰的則是兩個多小時的全本《霸王別姬》。

        信心和勇氣來自多年的努力。白金的簡歷上寫滿了榮譽,就在2014年大學生涯收尾之時,她還斬獲了中央電視臺第二屆全國戲曲院校京劇學生電視大賽大學組金獎。而這榮譽背后,則是鮮為人知的付出與堅持。

        自古英雄出少年

        白金出生在黑龍江哈爾濱,父親曾是京劇演員,她從4歲起即跟隨父親練功。每天早上五六點,父親就帶著白金到松花江邊喊嗓練功,寒暑不誤。白金的家陳設極其簡單,客廳鋪著地毯,墻上是一面大鏡子,甚至連沙發都沒有,完全是按照練功房的標準布置的。白金家對面就是哈爾濱有名的冰燈公園,可是從小到大,她卻從來都沒進去玩過。松花江畔,與松柏一般堅定不移的,是一位父親的希冀與付出;與雪花一樣晶瑩剔透的,是一個姑娘的汗水與堅持。

        白金的用功換來了一次絕美的邂逅。有一次白金去父親所在的劇團玩,遇見了京劇表演藝術家云燕銘,一段“我家的表叔數不清”讓云燕銘喜歡上這個可愛的小姑娘,并把她帶到自己的琴師張建生家中。張建生家住七樓,樓梯立陡,年過花甲的云燕銘拉著小白金,步履蹣跚地一點點走上去,正像今后的許多年,她扶持著白金走上艱辛與榮耀并存的藝術之路。

        云燕銘待白金不僅有師徒之誼,更有祖孫之情,白金不稱云燕銘老師,而叫奶奶。白金說:“奶奶說我的嗓音天賦好,讓我唱腔宗梅派,加入奶奶的表演。”在云奶奶指點下,白金進步飛速,5歲那年便與王金璐、童芷苓、劉長瑜等前輩藝術家同臺演出,并陸續獲得全國京劇戲迷票友電視大賽金獎及全國少兒戲曲小梅花金獎等榮譽,云奶奶逢人就夸獎:“我孫女是’金梅花’。”

        寒窗十載感懷多

        北京是學戲的好地方,白金不到10歲時便與父母來到北京,一舉考取中國戲曲學院附中,遇到了藝術道路上另一位重要的老師——張逸娟,學習了《金玉奴》、《掛畫》等戲。張逸娟還請來自己的老師張正芳給白金說了《百花贈劍》。白金的戲路逐漸拓寬,經過附中6年的磨礪,15歲的她以全國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中國戲曲學院。

        名師云集的大學為白金開啟了一扇大門。提起從小到大指點過自己的老師,白金的感謝名單上總有長長的一串名字,有的聲名赫赫,有的默默無聞,他們的教導白金都同樣銘記,也正是他們的辛勤付出,鋪就白金的藝術之路。

        在中國戲曲學院,只有成績名列前茅的學生才有機會向老藝術家請益,而白金正是以不凡的實力贏得了這一寶貴的機會。白金向梅派教育家王志怡學習了《霸王別姬》、《鳳還巢》等梅派戲。“王老師對梅派唱腔研究極深,她給我講發音位置,一個字一個字地摳戲,那么大年紀親自示范《霸王別姬》的舞劍。”白金說。

        優秀的演員通常善于博采眾長,白金也不例外。大學期間,她也從劉秀榮身上學到了很多。劉秀榮起初擔心白金年紀太小,未必能領會自己的藝術,而了解了白金的悟性之后則打消了顧慮,越發喜歡上這個聰明的姑娘。白金說:“劉老師的身段、氣息運用、唱念的韻味都極為講究,尤其是爽利的京白,更是別具魅力。”京白不好念是眾所周知的,一著不慎就會念成平平淡淡“一道湯”。而白金按照劉秀榮的路數演,竟能在《十三妹》中用京白引得觀眾陣陣叫好。

        破繭成蝶舞翩躚

        2014年,白金從母校畢業,以30位專家評委一致好評的優異表現考入北京京劇院。

        白金自己算了筆賬,從最初以實習身份來到北京京劇院以來, 自己已經演出了60多場。其中有跑龍套,但更多的是戲份不輕的角色,大約2/3的戲是主演。“即便是跑龍套,我也很珍惜,至少是練習化裝和見觀眾的好機會。”白金感到,如果不是一場場演出的鍛煉和積累,自己也不會在“鉆鍋”(戲曲行話,指演員為扮演自己所不會的角色而臨時學習)時那般鎮定自若。

         “鉆鍋”說的是演出《風雨同仁堂》秋菊一角。由于原定扮演該角色的演員嗓音失潤,白金剛剛完成了央視學京賽的比拼,旋即被叫到《風雨同仁堂》劇組救場。“徐春蘭導演單獨給我說了戲,拿到劇本的第3天我就記下了全部唱詞和唱腔,第5天就和其他演員一樣完成響排了。”白金說。

        而就在白天全天排練《風雨同仁堂》的同時,白金還接下了劇院安排的梨園劇場的晚場演出。“北京京劇院的領導和同人信任我、照顧我,給了我很多演出機會,我非常感激。所以無論大角色還是小角色,大演出還是小演出,只要院里有需要,我絕不會拒絕。”

        努力的人更容易得到命運的垂青,在剛剛結束不久的2015年新年戲曲曲藝晚會上,白金演唱《穆桂英掛帥》選段的身影讓人看到一顆京劇新星正冉冉升起。

        (來源:2015年1月20日《中國文化報》)


        http://59.65.198.80:8080/gplog/log/articleVisitLog.jsp?parentID=34093
        http://59.65.198.80:8080/gplog/log/writeLog.jsp?siteID=3&articleID=34093
        91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