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q1050"></optgroup>
    1. <span id="q1050"><blockquote id="q1050"></blockquote></span>

        <track id="q1050"><i id="q1050"></i></track>
        <ol id="q1050"><dfn id="q1050"></dfn></ol>
      1. <ol id="q1050"></ol>

        搜索

        張馨月:媽媽怕我頭上長土豆芽

        人物檔案

        張馨月,女,漢族。1980年出生,黑龍江人,文化部青聯委員、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中國戲曲學院中國京劇第四屆優秀青年演員研究生班研究生,國家一級演員,于1997年同時拜梅葆玖、姜鳳山二位為師。2002年畢業于中國戲曲學院,同年進入北京北方昆曲劇院,2003年8月起在北京京劇院梅蘭芳京劇團工作。演出《白蛇傳》、《玉堂春》,2001年獲全國藝術新人選拔賽京劇金獎,2001年獲文化部全國優秀京劇青年演員評比展演二等獎。

        梅派第三代傳人,梅葆玖、姜鳳山的弟子,京劇演員張馨月,工青衣,是梅派青衣的佼佼者,擅演劇目《貴妃醉酒》、《霸王別姬》。她今年35歲,潛心學“梅”18年。今年1月,在長安大戲院,張馨月剛剛舉辦了兩場梅派傳人“梅香馨韻”專場演出。

        我知道,生旦凈末丑,哪個角色別說是演得爐火純青,就是能演下來,已屬不易。別的不說,就說她在晚會清唱《二進宮》,就能反串頗吃功夫的花臉、老生和她本工青衣的“一趕三”(一人飾三個角色),可謂難矣。

        從小吃得很古怪

        張馨月小時候的家境很好,父母都很疼愛她,用她的話說“是在蜜罐里長大的”。也許是太疼愛了,張馨月的嘴很刁,飯吃得很古怪。她最愛吃土豆,怎么吃都不夠。就是到了今天,媽媽還是重復著說幾十年常說的一句話:“我怕你頭上長土豆芽。”說起自己吃東西的古怪,張馨月現在都有些不解。“我吃米飯,就要吃用搟面杖搟碎的花生米拌在一起才吃。吃粥要用水果罐頭里的糖水兌了喝。”

        嘴刁的后果就是不長個兒。13歲了,張馨月的個子只有1.3米,在班里永遠是最矮的。媽媽讓她吃蔬菜,她咽不下去。給她吃肉,她恨不得連味都聞不了。就是勉強吃點菜,她會覺得是一種奇怪的味道。張馨月說:“媽媽為了‘治’我的壞毛病,就生生餓著我,什么都不給我吃,結果在學校我餓暈了被送回家。媽媽常說‘你長這么大真的不容易’。”

        長大吃得很隨意

        13歲時,張馨月上了戲校。她說:“上學要練功,唱戲要有底氣,不吃真餓啊。媽媽給我打電話問我吃的啥?‘海帶’。從那時起,我是什么都吃了。但我吃得特別隨意任性,一不節制,二不減肥。想吃肉了,媽媽給我做了,我就一通狂吃。之后就一點也不吃了,兩個月吃素。”

        后來上了大學,張馨月因為吃在全校出了名,她吃得很多,但是怎么吃都不胖。她說:“我當時有個綽號叫‘張可樂’。因為我每頓能吃足足實實的4兩米飯,還要吃兩個分量十足的菜,再喝足有1升的大瓶可樂才算吃飽。”

        張馨月說著話,用手指著自己的臉說:“你看我其實是長了個100斤體重的臉,實際身上要比臉上胖得多。晚上練功,我什么都不顧慮,就吃加餐、吃面、吃奶油蛋糕。誰都說‘那個女孩特能吃,可怎么吃還是那么瘦’。”

        兩位恩師 不同口味

        這些年,張馨月因為拜了兩位恩師,事業精進。她神秘地告訴我:“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恩師梅葆玖在演出前,喜歡吃牛排。一次,梅大師悄悄地對我說‘演出前吃牛排是長調門的,有氣力著呢’。現在梅大師80歲了,依然開口便唱,底氣足著呢。”

        從張馨月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對自己的恩師充滿了愛戴和崇敬。她說:“梅大師吃東西不講究,他熱愛生活,基本上是不挑不揀。對了,他還有個習慣,演出前他還能連著吃三四個蘋果。他認為蘋果富含維生素,還能潤喉,不像是梨,寒涼的。他外出演出時,有時要帶十幾個蘋果。過關時,大家都三三兩兩地幫他分著帶,過了關再還給他,有意思著呢。”

        說起自己的恩師,張馨月似乎有無盡的話題。“梅大師在吃上節儉著呢。有次演出前吃牛排,也許是他早飯吃多了,不太餓,吃剩下的半個牛排他怎么也舍不得扔掉,打包后晚飯時他還是給吃了。”

        張馨月還給我講了梅葆玖善待小動物的故事。因為他天天喂貓糧,流浪貓看見梅大師的腳冷,伸出自己的爪子給他焐腳。她說:“梅大師說,動物通人性,都知道好壞。”

        張馨月又和我追憶起她的恩師姜鳳山。“老人家快九十歲走的。在世的時候,他的家人時常為他的吃飯而發愁,因為老人吃得很精致。有時老人突然想吃老上海的水晶蝦仁,家人給他買回來,他也吃不了幾個就夠了。有時突然想吃什么餡兒的餃子,等給他做好了,他也吃不了幾個。他追求的是質,不是量。據我觀察,我的兩位恩師,在吃上的反差很大。我發現,每個人的飲食習慣雖然不同,但只要開心就好,一樣可以健康長壽。對了,兩位恩師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對待藝術都精益求精,全追求完美,這一點我和恩師倒是一致的。”

        爭取拿梅花獎

        新年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愿望。我問張馨月今年的打算?她的回答直截了當:“爭取拿中國戲劇的梅花獎!”說完話,我倆就是一段時間的沉默。

        我忍不住又問了她一句,“靠什么拿梅花獎?”她說:“《謝瑤環》,但我心里的想法不能說。”之后又是沉默。

        我知道,張馨月每天都在做功課。今年1月她的專場演出,演的梅派經典劇目《西施》和《穆桂英掛帥》,兩出戲的時間跨度很大,要靠相當的功力。她在歷練自己。

        馬上就要走了,張馨月打破沉默道:“我每天都在用心體會角色,希望這個獎在我心目中更有分量,我特想用京劇本身傳統的藝術魅力去征服觀眾。今年無論是否成功,我都要本著藝術的態度和理想的追求繼續努力。”

        本報記者 呂雋

        (來源:2015年3月12日《北京晚報》)


        http://59.65.198.80:8080/gplog/log/articleVisitLog.jsp?parentID=34097
        http://59.65.198.80:8080/gplog/log/writeLog.jsp?siteID=3&articleID=34097
        91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