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q1050"></optgroup>
    1. <span id="q1050"><blockquote id="q1050"></blockquote></span>

        <track id="q1050"><i id="q1050"></i></track>
        <ol id="q1050"><dfn id="q1050"></dfn></ol>
      1. <ol id="q1050"></ol>

        搜索

        春華秋實 繁花碩果——專訪職業女畫家武術

        記者 黃銀鳳/文   崔引/攝

        3月21日,“繁花碩果”武術個人作品展在寧波匯港美術館舉行。武術,現為職業畫家,2011年~2012年被《Insider》雜志評為“中國百名具有影響力的女性”。此次展出的三十多幅作品風格,如畫家本人一樣實實在在。她選擇繁花碩果這個題材,體現的就是生活本身如同春華秋實般的自然和平實。

        骨子里的花果情結

        《甬上藏友》:觀您的作品,從繁花碩果到歐洲小鎮,總有一種幸福和喜悅的感覺油然而生,這種結實飽滿的畫風是怎么形成的?是否與您的特殊成長經歷有關?

        武術:跟我的性格有關,也跟自幼生長的環境有關。我出身繪畫世家,家里父母兄弟姐妹都是畫家。自小就被濃厚的藝術氛圍包圍。周圍的朋友都說我敏感,單純,直率、豪爽,有主見、說干就干。1997年我畢業于中國戲曲學院舞臺美術系。

        打小我就有“花果情結”。1971年我出生于吉林省長春市。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水果簡直就是奢侈品。有一次,母親單位發了九個蘋果。第二天,母親掀開我的被窩,發現里面有九個蘋果核。小時候的我特別貪嘴,記憶中水果的甜美和芬芳一直滋潤著成年后的我。

        我的大多數作品選擇的是我喜歡的事物,那些花、那些果,一下子畫了幾十張,才發現自己這么熱愛生活,迷戀生活中那些美麗的細節、完美的韻律、生命的更迭……

        說起來我跟寧波還頗有淵源,我愛人祖籍寧波,他爺爺沈日新是寧波有名的金融家,昔日沈家大宅門就在天一廣場一帶。此次來甬辦畫展,某種程度也算是一次返鄉匯報演出。

        菜市場攤主跟我成了熟人

        《甬上藏友》:畫論云:意到筆不到。但與傳統文人畫中枯藤殘荷和冷梅疏枝截然不同,你畫繁花碩果,畫布上從頭到腳都是滿滿的快要溢出來的充實,一堆柿子,一蓬櫻桃,一袋蒜頭,哪怕是一堆蔫了的蘋果,一叢狗尾巴草……都被你畫得那么旺盛、飽滿和繁密,大多數畫面都被你安排得滿滿當當的。在藝術創作中,你為什么要另辟蹊徑?你想傳達什么的的一種心境?

        武術:我以繁花碩果自比對生活的熱愛,自然也不同于文人懷才不遇和孤芳自賞的心境。

        熱愛是一種感覺,而不在于生活本身是貧窮還是富裕,是安逸還是勞累。所以,熱愛的感覺也是一種能力。我熱愛生活,是讓幸福和喜悅的感覺,充分地表現在自己的作品里。

        俗話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我為自己的“繁花碩果”作品系列起名為《因果》。我熱愛生活,是從一個最容易看得到植物開花結果的自然過程,去體味生活那種自然和日常本身的意味。這多少有種禪的意思。所謂“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盡管“人生無常”,但人生也有常,用心去體會“種瓜得瓜,種豆得豆”。視自己生命如一個植物生命那樣自自然然,生活也便會自自然然地開花結果。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這也是我從藝生涯的寫照。

        大學畢業后我留京任教于北京聯合大學,之后我又搞過話劇,干過舞美設計,央視《歡樂英雄》舞美就是我帶領團隊一手策劃的,也當過藝術家經紀人、平面設計、房地產廣告策劃等等。

        我也肆意揮霍過青春,但之后我就感覺得特別空虛。我辭職,一門心思在家畫畫,重新拿起畫筆。那一刻,我生命中所有的激情瞬間被點燃了。我廢寢忘食畫個不停,菜場的各色時蔬瓜果,被我畫了個遍,以至于很多菜市場攤主都跟我成了熟人。

        去年,我畫了一幅《碩果》,算是我繁花碩果系列的一個總結。我心想,畫了那么長時間的果子了,得給它們來個全家福。面畫上的靈感來自《最后的晚餐》,但我這桌晚餐是喜悅的。我到盧浮宮看過《最后的晚餐》這張名畫后,我覺得我要向大師致敬,但不是模仿,而是在我領會到大師的精神后重新出發,融入我個人自己的風格。

        寧愿笨拙也要結實

        《甬上藏友》:如果說你以繁花碩果來表達對生活熱愛的感覺,那么“結實的造型”就是你畫面最適合的技巧。包括筆觸的厚重、實在甚至有點笨拙的力道,讓每個果實,每一處用筆都實實在在,沒有任何輕巧的跡象。作為女性,這是否很罕見?

        武術:的確如此。“繁花碩果”展覽曾在北京宋莊舉辦,并且是由有著“中國當代藝術界教父”之稱的栗憲庭策劃并寫序的,這對大多數國內藝術家來說,都是一份肯定。而我這個藝壇新兵之所以獲此殊榮,原因就在于此。在宋莊這個當代藝術思潮籠罩的藝術天地,突然出現那么拙氣的作品,這在宋莊的藝術家圈里顯得很罕見。

        盡管人們常常認為輕靈巧妙的畫面處理是一種贊譽的詞匯,但我的畫面沒有任何輕靈的意圖。我寧可失之死板,也要達到我要的“結實造型”。包括色彩的艷麗、濃重、飽滿、強烈、簡單,都體現出一種沉甸甸的力度。

        從我的早期作品《離》到人物畫像《悅》,其拙、重的用筆和結實的造型感覺,與后來畫的繁花碩果同出一,因為我的本性就是實實在在的。如同我選擇繁花碩果,在乎的就是生活本身如同春華秋實般的自然和平實。

        (來源:2015年3月26日《東南商報》)


        http://59.65.198.80:8080/gplog/log/articleVisitLog.jsp?parentID=34098
        http://59.65.198.80:8080/gplog/log/writeLog.jsp?siteID=3&articleID=34098
        91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