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q1050"></optgroup>
    1. <span id="q1050"><blockquote id="q1050"></blockquote></span>

        <track id="q1050"><i id="q1050"></i></track>
        <ol id="q1050"><dfn id="q1050"></dfn></ol>
      1. <ol id="q1050"></ol>

        搜索

        唱出最美山西調(張紅麗)

        9月13日,大型說唱劇《解放》開演第666場,舞臺上佝腰僂背、顫顫巍巍的小腳“姥姥”再次打動觀眾。誰能想到,這位耄耋老太的扮演者年僅27歲,今年7月剛在亞洲國際聲樂節上拿了大獎

        亞洲聲樂節獲殊榮

        7月15日,第三屆亞洲國際聲樂節暨亞洲國際合唱節在香港新界鄉議局大劇院落幕。憑借一曲晉韻濃厚的《黃河情》,27歲的山西戲劇職業學院教師張紅麗榮獲中國民族歌唱家比賽第三名,成為我省唯一 一位獲獎歌手。

        “原本是去見見世面,沒想到能得獎。”9月21日,提及自己的參賽經歷,張紅麗連稱意外。當時進入中國民族歌唱家比賽決賽的有76人,只聽了前面四五位選手演唱,從未參加過國際比賽的張紅麗就被嚇到了:“他們唱得太好了,自己肯定沒戲。”在比賽現場,張紅麗結識一位中國音樂學院的在讀研究生。“據說這個女孩在中國音樂學院也屬佼佼者,結果她得了第四名。”張紅麗說。

        張紅麗的參賽曲目是《黃河情》。“這首曲子我自己做過改動,之前從來沒有人這么組合過。”提起自己的演唱作品,張紅麗情緒漸漸高漲,邊說邊哼唱起來,“歌曲的主旋律是《桃花紅》,因為山西民歌多為上下句,曲調相對單一,我就在前面加了引子,后面加了快板,這樣就有了層次感。”

        現代民歌演唱女聲大多嗓音甜美,張紅麗的音色則有所不同,她獨具特色的表演也贏得評委青睞。7月13日上午參加完比賽,下午張紅麗碰到了評委之一、中國聲樂家協會執行主席、男高音歌唱家楊巖。楊巖指著她說:“姑娘唱得不錯啊。”張紅麗問:“老師,您知道我是哪一個?”“就是山西那個。”楊巖答。

        除楊巖外,評委們個個聲名顯赫:亞洲合唱協會副主席、中國音樂家協會合唱聯盟副主席劉長安,美國科羅拉多州立大學聲樂教授張莉,意大利艾米利亞羅馬尼亞區合唱協會主席、歐洲、亞洲多項國際合唱比賽裁判成員安德烈·安杰利尼……“賽后上網一查,才知道評委竟然這么厲害。”張紅麗自嘲道:“我之所以能得獎,可能因為不了解評委,心態比較放松。”

        《解放》演活“姥姥”

        早在亞洲國際聲樂節“意外”獲獎前,張紅麗的演藝經歷和榮譽已令同齡人艷羨:首屆中國青少年演藝新人山西賽區一等獎;山西衛視《走進大戲臺》年度總擂主;第十三屆cctv青年歌手電視大賽原生態唱法優秀獎;2010年北京新年音樂會主唱;參加2011年中央電視臺元宵晚會,與二妮、高保利等一起演唱《割莜麥》;山西省第十四屆杏花獎;第二屆中國黃河流域戲劇紅梅獎大賽金獎……一路走來,她始終執著于對藝術精益求精。

        2009年,張紅麗被著名導演張繼鋼選中,在大型說唱劇《解放》中飾演小腳老太“姥姥”。該劇把“說書人”這一民間說唱藝術角色引入戲劇舞臺,使說、唱、舞完美組合在一起,張紅麗是劇中唯一一位既舞又唱的演員。面對這一全新的藝術形式和反差巨大的角色,張紅麗首次體味到表演“好難”。

        “以前學戲是程式性的,老師怎么教學生就怎么演,而排演《解放》完全不一樣。”采訪中,張紅麗憶起有趣的一幕。確定角色后第一次排練,執行導演穆青說:“你演吧。”張紅麗詫異地問:“演什么呢,您不得給我排練嗎?”穆青回答:“你自己設置情節進行表演。”張紅麗一臉茫然道:“這個有點難,以前沒這么玩過,我回去想想。”

        回來后張紅麗絞盡腦汁,每日苦心琢磨。她上網搜索出眾多老太太的表演視頻觀看學習,斯琴高娃的影視劇、宋丹丹的小品看了一遍又一遍。打聽到農村老家有位小腳老人,她專程跑到老人家里仔細觀察、模仿。幾經磨合,張紅麗的表演慢慢進入狀態:“姥姥”腰背的彎曲度,眼睛虛到什么程度,怎樣回頭,如何起身,每個動作、表情的合理性在哪兒,她都了然于胸,收放自如。

        “《解放》之所以成功,就是把細節雕琢到了極致,而且每演一場都有新的收獲。”張紅麗感慨。“以前咱農村小腳老太上炕時會習慣性地把兩只腳對磕兩下。”“莊戶人家一般有門檻,進出門腿應該抬高點。”張紅麗的父親看后建議。這些小細節都及時體現在隨后的表演中。看了宋丹丹的小品《昨天今天和明天》,張紅麗覺得給“姥姥”鑲顆黑牙很有效果,但貼上黑膠布很快就掉了,化妝師便在“姥姥”的牙上涂膠后用黑筆畫上。及至演出結束,黑墨早已不見蹤跡,幾年下來,她不知吃了多少墨和膠。“姥姥”腳穿特制的三寸金蓮蹺,需要把腳擠進蹺里再用裹腳布包起來,每次演完張紅麗的腳尖都擠成三角形,腳磨得到處是泡。

        從2009年9月首演以來,《解放》演出600余場,其他主演已數度更替,張紅麗是堅持至今的唯一一位。無論排練還是演出,她都全身心投入。“導演那么認真,我們怎么能大大咧咧。一個人能把一件事做得那么細,真是好有魅力。”張紅麗說。

        扎根山西育新人

        1988年出生于忻州農村的張紅麗,從小就喜好唱歌跳舞。小學6年級寒假期間,她被定襄縣晉劇團選中,正月初六便跟著劇團到內蒙古農村演出。那時食宿簡陋,演出條件艱苦,張紅麗是劇團里年齡最小的一個,連行李都扛不動,每日臉凍得黑紅。兩個月后回到家,母親再不肯讓她去了。

        隨后,張紅麗進入忻州市青年藝術學校學習,2001年入讀山西戲劇職業學院,畢業后留校任教,2010年考入中國戲曲學院,畢業返回母校,在戲曲系教授戲曲唱念課。盡管演出任務繁重,但她代課從不敷衍。

        “戲曲的傳統教學方式是口傳心授,這種方法非常有效。但我認為學唱念前,首先應搞清如何發聲。”授課伊始,張紅麗總是先帶領學生訓練發聲,并結合民歌唱法,講解怎樣拔高音和控制氣息,讓學生掌握轍口、押韻、板式、樂譜等基礎知識。“如果戲曲演員不識譜,和大樂隊合作就存在困難,也很難參與新編戲創作。”

        課下,張紅麗經常主動輔導學生,還帶著他們觀看演出,積累舞臺經驗。11歲的路通去年一入學便由張紅麗教授唱念課,后因張紅麗演出繁忙,該班學生遂轉入其他班級。今年,路通在中國少兒戲曲小梅花薈萃大賽中獲得金獎,聞此消息,張紅麗欣喜不已:“自己在學藝過程中吃了不少苦,希望學生能走得比我好。”

        2016年,張紅麗將到法國里昂音樂學院參加音樂會。這是她第二次赴法演出。2013年,她在法國阿福花劇團與孔子學院合作的中法即興戲劇《鏡子》中擔任主演,并在巴黎、里昂、克朗蒙費朗等地唱響山西民歌。“是山西傳統藝術成就了我,我脫不了山西這個根,也希望為家鄉培養出更多藝術人才。”張紅麗說。

        本報記者 鄔帥莉

        【來源:2015年9月24日《山西日報》。】


        http://59.65.198.80:8080/gplog/log/articleVisitLog.jsp?parentID=35587
        http://59.65.198.80:8080/gplog/log/writeLog.jsp?siteID=3&articleID=35587
        91国产